当前位置:主页 > 诗词美文 > 哲理故事 >

大善无痕

发布时间:2014-09-20 01:55 类别:哲理故事


《道德经》第二十七章:
善行,无辙迹。善言,无瑕谪。善数,不用筹策。善闭,无关楗而不可开。善结,无绳约而不可解。是以圣人常善救人,故无弃人。常善救物,故无弃物。是谓袭明。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。不善人者善人之资。不贵其师、不爱其资,虽智大迷,是谓要妙。

《道德经》讲“无为”,但不是求“无用”,反而是要大用的。一些方家不愿从“用”的角度去解释《道德经》,怕人学坏。然而,“用”也是因人而异的。君子之用与小人之用,其效不同,今且妄注之。
一、 善行,无辙迹。
三十六计中有一计叫“瞒天过海”,说唐太宗亲征东辽,不敢过海,薛仁贵在船上造了一座小镇模样的建筑,把唐太宗忽悠上船,到岸后,太宗才恍然大悟。这就叫“善行,无辙迹”。意思是说:善于做事的人,事功之后,不留痕迹。苏秦暗助张仪高位事秦,一对书生换得天下20余年的太平;冯异战后不与别人争功,藏身树下,终封“大树将军”……这些都是君子之用。当然,小人也做了许多不留痕迹的事,李林甫是此类人中的佼佼者:玄宗曾问起严挺之,说这个人还是可以委以重任的。李林甫嫉恨严挺之,担心玄宗会任命他为宰相。当天退朝后,他就召见严挺之的弟弟严损之,说:“告诉你个好消息呀,皇上今天跟我提起你哥哥了,皇上对你哥哥看法很好,想重用他。赶快想办法让你哥哥见皇上一面。”严损之说:“他在绛州,哪有机会呀!”李林甫说:“我替他出个主意,他可以上奏朝廷,说中风了,需要回长安治病。一个刺史回到都城,皇上还有不去看望的道理?”严损之转告严挺之,严挺之想不到这是一计,就按李林甫的说法去做,一下子就钻进了李林甫的圈套。李林甫拿着严挺之的奏章,告诉玄宗说:“陛下不是想重用严挺之吗?可是您看,严挺之岁数大了,而且又得了风瘫病,不能担任要职了,应该让他担任个散秩,享受优厚的俸禄,使他有钱治病。”玄宗叹息良久,说:“唉!我正想重用他呢,想不到他现在是这个样子。”这就是小人之用。
二、善言,无瑕谪。善于言谈的人,不指责别人的过失,别人也就难以指责你的过失。其实真正的善言者,最好是不言,你不乱说话,别人也就无法从你的话中找出漏洞。第五章说的“多言数穷”也是这个道理。汉代的万石翁石奋可以算得上是“善言者”。子女犯了错,老人家一句话不说,就是不吃饭。这一下,儿女们就慌了,赶紧找原因,纷纷指责犯错者。多聪明,你不骂,别人替你骂,骂错了,也不是你的错,对不对?还有个故事,也蛮符合这个道理:汉武帝的奶妈犯了错,要重罚。奶妈于是去求东方朔帮忙,东方朔说,皇帝审讯你时,你什么也别说,判完罪,把你押走时,你走几步回回头,走几步回回头就行了。果然,当罪判完,押赴刑场时,这个奶妈便依东方朔之言,走几步,然后满脸泪痕地看看武帝,如是者三。东方朔趁机说:“你快走吧,皇帝这么大了,难道还吃你的奶吗?”武帝听得此言,顿时感慨万千,宣布释放了这个奶妈。这就是“善言”。试想,当时奶妈要是以养育之恩苦苦哀求,厅堂之上,武帝会有多少光明正大的理由来反驳,罪不仅不可恕,反而会招来更大的祸患。所以说,“善言不言”。
三、善数,不用筹策。“善于计数的人,不用计数用的器具”。今天,许多孩子从小就学“珠心算”,这就是不用筹策的“善数”法。我们也可以引申开来:善于筹划的人,是从来不漏端倪的。李治不露痕迹,装了两天魂不守舍就获得皇位、赵匡胤以无知军士一言不发就击退南唐的大学士徐铉都是这个道理。
四、善闭,无关楗而不可开。“善于关门的人,不使用门插别人也开不了”。说道“闭”,我们不由得想起了契诃夫笔下的别里科夫,他诚惶诚恐,战战兢兢,不仅自己自觉地生活在“套子”里,而且还要把周围的一切都装在“套子”里。他“闭”是“闭”了,可称不上“善”。大家也许都听过这么一个故事:魔术大师胡汀尼声称世界上没有他在60分钟内都打不开的锁。于是,英国一个小镇的上的居民便想杀杀他的狂妄。他们特意打制了一个非常坚固的铁笼,配上了一把貌似非常复杂的锁。胡汀尼用了整整2个小时,锁也没有被打开,当他精疲力竭地靠在牢门上时,门这时却顺势而开了。这个牢门根本没有上锁。小镇的居民是善闭的,他们并不是只闭了锁,而是闭了胡汀尼的心灵,充分地利用了胡的心理定势,达到了不闭而闭。
五、善结,无绳约而不可解。意思是说“善于捆绑的,不用绳索就能把人绑得牢牢的”。其实,“绑”得最高级应该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,他们标榜“忠、孝、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,以此为绳,引导人民为之追求,自觉地遵循统治者指定的行为规范,绑住了人民的思想,进而达到了巩固自己统治的目的。诸葛亮的七擒孟获也可以说是“善绑”。如果诸葛丞相一擒就把孟获杀掉,不就第二个“孟获”就又会出来捣乱,南疆这片土地便永无宁日了。我们可以总结为一句:善绑者,绑其心。
六、善救人,无弃人;善救物,无弃物。我们可以这么理解这句话:圣人善于救助人,在他的眼中没有任何人是被遗弃的,即使是大家都认为的罪人;圣人善于救物,在他的眼中,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被丢弃的,哪怕是一只小小的蚂蚁。有这么一个故事:在一辆列车上,一个逃亡的罪犯正好站在厕所旁。一个漂亮的姑娘要上厕所,发现门扣坏了。她对逃犯说:“先生,你能为我把一下门吗?”逃犯一愣,看着姑娘纯洁无瑕的眼神,他点点头。姑娘红着脸进了厕所,他像忠诚的卫士一样守在门口。下一站,逃犯下车来到派出所,投案自首了。当然,我们不能把姑娘看成是圣人,但是,一份纯洁的信任却拯救了一个即将堕落的灵魂。大家也许都知道庄王断缨的故事。楚庄王夜宴群臣,令爱妾许姬离席敬酒,忽一大风乍起,有一人欲调戏许姬,许姬摘其帽缨,并告诉了庄王。庄王却令所有的大臣都摘下帽缨,痛饮罢归。后来,楚攻郑,危急关头,一大将过关斩将、屡立奇功,庄王欲重赏,他拒绝了,他就是被许姬扯断了帽缨的人。我们在上幼稚园的时候就听过这么一个故事:有一只蚂蚁被风刮到池塘里,危在旦夕。树上的一只鸽子看见了,赶忙将一片叶子丢进池塘里,蚂蚁爬上叶了得救了。过了很久,一个猎人用枪瞄准了树上的鸽子,可鸽子却什么也不知道。这时蚂蚁爬上猎人的脚,狠狠地咬一口,猎人一疼,子弹打歪了,鸽子逃过了一劫。
我们是否可以将此引申一下:不弃人,故不被人弃;不弃物,故善被物营。
所以,老子说,我们既要重视“善”,以善为师,为效仿;又要重视“不善”,以“不善”为资,为借鉴。那些不以“善”为效,不以“不善”为资、独断专行、自以为是的人,看起来像是精明的,实际上却是最愚钝的。
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了凡四训